非洲小伙8场马拉松仅赚2千:被中国经纪人骗了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2-01 11:36

自动播放

非洲小伙中国跑8场马拉松仅赚5000还饿肚子 发生了啥?

正在加载...

戴帽子的是吉萨斯 中间为基缇克

在非洲,当地人一直流传着关于跑马拉松暴富的各种故事。曾经有媒体报道,一个优秀的职业跑步运动员全年收入可以达到20万美元。在中国,因为马拉松赛事繁多,一直吸引众多跑者。2016年仅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的马拉松赛事便达到了328场,继续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。

抱着跑马拉松淘金的梦想,两个月前,来自肯尼亚的非洲小伙子MWEA KITHUSI(译为吉萨斯)来到中国,在中国经纪人李文益的带领下先后参加8场马拉松,挣得了2.2万元的奖金,并寄予拿奖金回到家乡改变一家10口人的生活。然而,11月29点凌晨,距离登机回国前的半个小时,经纪人只愿意给他2000元,为此他固执地误机留下,要求拿到五千元。

但最终他的期望变成了失望:辛辛苦苦跑的198公里马拉松打了水漂,不仅淘金梦碎,甚至可能因为签证过期而非法滞留中国。

和他面临同样处境的,还有其他6个非洲同伴。

机场呆了一夜 没拿到奖金也回不了家

11月29日,吉萨斯在双流机场呆了一夜,见到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时,他远远打了个招呼。他说昨天晚上Jimmy(经纪人助手林先生)为他办理值机手续,答应给他2000块,这就是他跑步2个月马拉松总计198公里的奖金所得。

这与吉萨斯自己算出的数字相差甚远。他有一张小纸条,上面记录了他每次参加的赛事、里程以及奖金额度,他一共跑了8场比赛,每场赛事都拿到了较好的名次。根据他看到各组委会官方手册上对应金额,合计应该是21900元,扣除李文益说的个人所得税和经纪人佣金总计45%,还有往返机票5500元之外,吉萨斯认为他应该拿到五六千元,这个数字是他反复算过的。

Jimmy告诉吉萨斯,给他2000元是李文益的指令,李文益计算的奖金总额是19200元。差价在哪里,吉萨斯不知道。即便是19200元,那扣除过后也不该仅仅是2000元。这样被打发,吉萨斯不甘心,他拒绝乘机回国,要求拿到他应得的钱。随后Jimmy离开了机场,2000元也没有给吉萨斯。

吉萨斯没有钱,没有机票,不会说中文,就这样在机场呆了一夜,第二天,在记者的协助下他报了警,警方联系了他的经纪人李文益和其助手Jimmy。

看着警方不断打电话联系,吉萨斯期待的眼神色亮了起来,又黯淡下去,突然抬头问到“他来了会给我钱吗?会让我回家吗?”吉萨斯说,早知道遭此待遇,无论如何他不会来。“中国人很好,我的邻居阿姨也很好,为什么桑迪(即李文益)会这么坏?”

吉萨斯说,桑迪不想让他回家,想让他继续留在中国比赛,因为他每次比赛都能挣到奖金。“但是我现在只想回家。”

棘手的问题是,11月29日是吉萨斯签证期最后一天,当日24时之前不离开中国境内,吉萨斯将会是非法滞留。但在双流机场,卡塔尔航空最早一班飞内罗毕的航班是12月1日凌晨零点35分,这意味着吉萨斯即便在有钱办理改签的情况下,也至少要在中国境内逾期滞留2天。

“他来了会给我钱吗?会让我回家吗?”吉萨斯不停地重复,他坐在派出所的凳子上,双手握住装水的纸杯,他身上只穿了一件某马拉松比赛主办方发的长袖单衣,拉了拉身上披围巾,低着头,他缩成一团。

为淘金来到中国 望通过跑步改变命运

28日,记者来到双流区黄水镇桃荚小区5栋2号附4号。这是一栋民房,三室一厅,破败的棉絮,沾上污渍的沙发,天有点阴,使得这栋房子看上去有些阴郁。

7名非洲运动员被Jimmy带到了这里,因为前一天他们见了记者,而这里,没有网络,语言不通,周边都是讲着四川话的人,这些长相黝黑的非洲人不断跟中国人借电话联系外界,希望获得帮助。

“因为这个经纪人桑迪和jimmy,我们的生活很糟糕”,吉萨斯说,他忙着晾晒衣服,晚上他即将返回家乡,尽管这个天气衣服并不会干,但是他还是希望洗干净(衣服),等待从经纪人手中拿到奖金,买个行李包把这些衣服带走。

吉萨斯从15岁开始跑步,至今跑了十几年。运气好的时候他一年可以拿到7000美金(约4.2万人民币),其中1.8万元用于雇佣工人租种地,另外2.4万支撑全家10口人的生活。

“肯尼亚运动选手很多,要拿到奖金越来越难。”吉萨斯说,在当地每天都流传着选手跑步致富的故事。

据《体坛周报》报道,世界各地活跃着一批来自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马拉松高手,一个优秀的职业跑步运动员全年的收入可以达到20万美元,而最顶尖的运动员年收入甚至可以达到100万美元以上,只不过全世界不超过五六个人。

他希望自己成为传说中的一员,拿到奖金回到家改变生活,改变命运,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其他6位小伙伴。

“来中国就是为了多跑步,多挣钱。”吉萨斯的同行伙伴基缇克说,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中国,尽管去年第一次来时因为经纪人跑路亏了5000元,但他更愿意相信遇到好的经纪人,可以跑步挣钱。

中国马拉松场次多,奖金丰厚。2016年仅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的马拉松赛事便达到了328场,继续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,预计2017年将超过500场。

跑步改变命运是可能的。据中国知名非洲马拉松经纪人欧辰说,他所带领的运动员,根据不同水平挣得不一样,收入为3万元到10万元。

荣誉背后的生活:没钱吃饭 没钱看病 也回不了家

吉萨斯在老乡介绍下来到中国见到经纪人李文益,然而,一切都跟传说不一样。

三室一厅的房子,住了9个人,其中一个房间是经纪人的,他从来不住却锁着。吉萨斯跟其他三个非洲人挤在一张1.5米床上,另外一个躺地上的一块木板上;另一个房间住了两个女生;剩余3个人,只能挤沙发。

吉萨斯有16个小时没有吃饭了,上一次吃饭是11月27日晚9点,当天,去贵州跑马拉松7人回到双流区藏卫路北四段,这是他们上一个住的地方,那天,结束贵州雷公马拉松的7个人在经纪人带领下在贵阳火车站就着5个菜吃了一顿,此后他们坐了14个小时硬座到了重庆。经纪人先走了,他们忍受着饥饿在重庆北站等了5个小时坐上了开往成都的车,因为是站票,他们站着继续饿了4个小时于抵到了成都。“一开始很饿,饿着饿着就习惯了。”

11月28日,塔比莎坐在沙发上,身上裹着一条薄围巾,因为饿,她不停吃记者昨天为她们买的桔子。

她似乎是九个人当中最不幸运的,刚来中国,10月29日第一场比赛就受了伤,右侧大腿拉伤,短期内不能跑步。

受伤后,塔比莎独自留在酒店,其他人都被带去比赛,没有饭吃,没有人照顾,动弹不了,她就一直躺在床上等经纪人带去医院。

最后,经纪人告诉她,“中国的医院不会治疗外国女子。”塔比莎听到后,几近崩溃,便让经纪人给她买回国的机票。

“中国不能治,那我就回家乡治,钱也不赚了。”塔比莎用不流利的英语让经纪人给她买机票,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“走开”。直到11月28日,塔比莎一个月签证到期,这下她真的慌了。她不知道自己除了饥饿、寒冷、穷困外,还将经历什么,罚款?坐牢?或者回不了家?说到此处,她的声调提高许多,但英文本就不熟练,加上激动情绪,更难以表达。

11月28日下午3点,经纪人助手jimmy看到基缇克和记者在一起,他用食指指着比自己高出几公分的基缇克鼻子吼,“你们在干吗?我没给你钱吗?你在说什么?”

当着记者的面,四名运动员被jimmy带走,尽管他们不断询问自己将被带往何方?jimmy只是口气粗暴地说“passport ,follow me,quickly(护照,跟着我走,快点)”

“中国人很好 可jimmy和sandy对我们很坏”

“来到中国,中国人都很好,很热情对我们很好,但是jimmy和sandy,他们对我们很坏。”吉萨斯说。

从踏入中国的那一刻,因为语言不通,对环境不熟悉,他们再也没有对经纪人说不的权利。他们忍受饥饿、疼痛、贫困。。。拼尽全力为了赢得奖金。

去贵州比赛的7个人,5个来自肯尼亚,2个来自乌干达,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大部分都是职业马拉松选手,有3个人懂英文,但是只有基缇克和吉萨斯可以流利对话。

11月11日是让基缇克兴奋的日子,那一天,他在咸宁的马拉松赛事中赢得了全程马拉松男子组第一名,42.195公里,用时2小时22分26秒,奖金1万元。

然而,这个奖金并没有让他感到欣喜,反之是深深的担忧。

2个月前,基缇克的朋友本杰明介绍了李文益给他做经纪人。“本杰明说他之前跟桑迪(李文益)参加过比赛,相处的还不错,还说他人很好。”但一切都和想象的不一样,包括抽取的佣金。“来之前,本杰明告诉我,经纪人会帮我们垫付机票和开支,安排比赛和食宿,然后抽取奖金的15%作为酬劳。但到这以后,却改口说要抽取25%,合同上写的也是25%。”

以吉萨斯的8场马拉松为例,包括贵州雷公100公里马拉松、荆州21公里、蒙自21公里小组马拉松等,他一共赢得了2.2万元奖金,按照合同约定。扣除20%税和25%的经纪人提成,还要扣除来返机票5000元,加上各种路费和日常开销2000元,他剩余约5100元。

然而,即便是25%,他也担心可能因为经纪人不遵守约定一分钱都拿不到,而这份担忧随着离境日期到来,在11月29日演变成了现实,他不仅没有拿到钱,还可能面临非法滞留。

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这7个人口中了解到,2个月中,基缇克的奖金额度为2.8万元,是最高的一人,其余5人,奖金额度都在1万多元。以5000元机票最低成本计算,只要奖金额度低于1万,运动员将血本无归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经纪人都这么对待运动员,国际通行规则中,马拉松经纪人抽成比例为15%。中国国田径协会审定合格的马拉松经纪人丁熠晨说,目前赛事越来越多,运动员门槛越来越低,为了保证选手收入,他所带领的选手只参加特邀,即报销路费和住宿费用的赛事。

而欧辰(中国知名非洲马拉松经纪人)的做法是,即便组委会还没有发下来奖金,如果选手回家,除了垫付飞机票等费用,他还会给选手100美金,因为从机场回到老家还有一段路程。“等奖金下来再打给他们。”

经纪人回应:拿到全部奖金再结账

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看到双方默认的一份英文协议,协议中有16条相关是运动员的义务,关于经纪人义务规定,只有1条。经纪人负责支付住房、酒店、和注册费,员工费用,当主办方支付之后,经纪人将剩余的奖金于5个工作日支付给对方。

合同中规定,运动员需要支付机票、比赛路费、食物和药费,这些均从选手奖金中扣除,奖金还有扣除20%的税和25%的经纪人费用,剩余才是选手所得。

记者从贵州雷公山马拉松组委会获悉,此次选手报名费为1680元,比赛期间食宿全免,记者从经纪人李文益处确认,报名费是选手自己出,从奖金中扣除。之前,李文益表示他们是一家上市公司,至于哪家公司“属于商业机密”。

李文益说:“运动员来之前就说过提成是25%,而只抽取15%的选手必须是达标选手,即组委会特邀选手报销住宿费和路费,合同内容都是约定好的,在所有奖金拿到之后再结账,目前还有两场比赛没拿到奖金,他跟记者确认吉萨斯2万元的奖金能拿到四五千元。“这些他们早就搞清楚了,如果搞不清楚就不要来中国。”

jimmy自称姓林,是成都人,他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,他不是经纪人李文益助手,而是上海翼健体育文化有限的工作人员。最初他表示以前运动员的钱都如数结算了。“如果没有结算你觉得他们会走么?”林先生说。后来他改口表示,结账事情都是李文益负责,他只负责带队。“运动员挣不到钱并不是因为经纪人提成高,而是中国马拉松奖金额度越来越低。他们来中国跑马拉松本来就是赌博,完全有可能血本无归”。

根据国家工商信息显示,上海翼健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今年1月4日成立,法定代表人为李文益,注册资本为50万。除了这家公司之外,李文益还有一家名为三门创锋空压机经营部的公司,成立于2009年,从事空气压缩机经销,记者从该公司两名员工中确认,这家公司的确隶属李文益,此公司依然在运营。

“李文益收了运动员护照,运动员因为签证过期而送进监狱,这已经有三次了。”欧辰说,李文益是这两年入职经纪人行业的,在国际通行惯例,马拉松经纪人提成不得高于15%。

“如果达到25%,基本上运动员就什么都拿不到了。”欧辰说,按照李文益的扣除方法,再能跑的运动员也拿不到钱,“什么费用都是运动员出,还扣25%,把什么都扣完他们还剩下什么,这等于利用外国人挣钱。”

丁熠晨表示听到李文益与运动员产生纠纷并不意外。“以前就跟运动员闹到派出所去。”

中国田径协会经纪人管理人:查证属实将在行业内公布名单

对于奖金,贵州环雷公山超100公里国际马拉松组委会工作人员表示,组委会采取购买第三方服务已将750万元项目费用打给了北京欧迅体育文化股份有限公司,选手邀请和奖金发放都由该公司负责。

北京欧迅体育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后勤管理人员曹磊表示,一场马拉松赛事要体现国际化程度,都会邀请一些外国选手来参加。

根据公开报道,此次贵州环雷公山超100公里国际马拉松州来自中国、英国、瑞典、肯尼亚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800余名海内外马拉松选手参赛。

“具体比例没有规定,但是我们会跟经纪人说,邀请一个给你多少回馈,具体回馈多少,不方便透露。”曹磊说,李文益是他哥们介绍一个业内挺有名气的一个经纪人,至于经纪人和运动员之间的纠纷,应该他们自己解决。

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在调查中得知,除了此次专业的运动员之外,李文益此行还邀请了4名孟加拉国留学生来凑人头跑马拉松,这些留学生的全部付费由李文益支付,费用包括两个部分,每人来回路费3000元左右加1680元报名费总计4680元。

据了解,目前中国国田径协会马拉松经纪人审定合格名录仅有7人,丁熠晨是其中一个。

“要成为一名马拉松经人,除了要符合国际田联的规定之外,还要向中国田径协会缴纳10万元的保证金。”丁熠晨说,如果登记在册的马拉松经纪人出现了违规行为,田协将处于一定额度的罚款。

中国田径协会负责管理马拉松经纪人的负责人解洋表示,李文益不属于中国协会登记在册的经纪人。“严格意义来说,都不属于经纪人,只能说介绍人。”解洋说,对于这样的纠纷,运动员可以向中国田径协会投诉,提交参加相关赛事的证明和未付账证明,一旦调查属实,将在行业内公布此人名单,从此田径协会主办赛事不能通过此人邀请选手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